手机版 首页 灵异事务 神鬼传说 盗墓条记 鬼图库 风水故事

以后地位: 首页 > 妖僧 注释

妖僧

更新:2019-08-25 22:25:40

    雷山寺位于雷山深处,虽距红尘较远,且山路高卑难行,却还是香火壮盛,逐日前来烧香拜佛之人川流不息。     雷山寺本是一座千年庙宇,因前朝皇帝灭佛,寺中僧众被屠,持久无人补葺而破败不堪,荒疏多年。后不知从那里来了一群僧人,将寺庙补葺一新,入寺中侍佛,说来也怪,自尔后寺中便常显佛迹,逢夜里便有金光覆盖,莹莹生辉,寺上空常显佛影,云端模糊有佛诵经,...

    雷山寺位于雷山深处,虽距红尘较远,且山路高卑难行,却还是香火壮盛,逐日前来烧香拜佛之人川流不息。
    雷山寺本是一座千年庙宇,因前朝皇帝灭佛,寺中僧众被屠,持久无人补葺而破败不堪,荒疏多年。后不知从那里来了一群僧人,将寺庙补葺一新,入寺中侍佛,说来也怪,自尔后寺中便常显佛迹,逢夜里便有金光覆盖,莹莹生辉,寺上空常显佛影,云端模糊有佛诵经,声音肃静,所见之人无不叩首跪拜。
    更加奇特的是,寺中养有不数豺狼豺狼等凶兽,然这些凶兽却不伤人,看到有人前来,额首低眉,和顺如猫,毫无戾气,看到寺中僧人,更是谦虚恭敬,伏地以示尊重,很有灵性,每逢有僧人开坛讲经,凶兽便集聚于台下侧耳聆听,神志虔敬,据寺中僧人所言,这些凶兽乃是受佛法感化,聚于寺中,听经悟道。
    山下村人得悉此过后,皆坚信寺中有佛保护,簇拥前去焚香拜祭,寺中僧人也大开寺门,广纳香客,自此雷山寺香火壮盛,香客如流。
    却说雷山山下有一人,名为薛怀良,薛怀良七岁儿子前段时候失落了,寻了两天两夜,一无所得。薛怀良老婆生下儿子后没过量久便归天了,薛怀良与儿子相依为命,豪情甚笃,儿子失落后,他茶饭不思,心心念念耽忧着儿子的安危,听闻雷山寺很灵验,便决议去寺中焚香祈愿,望佛祖保佑儿子早日返来。
    竖日,天刚蒙蒙亮,薛怀良便离开雷山寺中,公然如传说风闻中普通,寺中有不少凶兽,却不伤人,见到薛怀良纷纭额首示好,非常和顺,然他却发明,那些凶兽身上皆有创痕,似是常被鞭子抽打,有的凶兽身上创痕甚深,可见动手极狠,不知在这以慈善为怀的寺庙中是何人所为。
    薛怀良摇了颔首,离开佛殿,殿内有几名僧人正在诵经,他上前跪倒在佛像前,焚香祈愿,虔心磕了三个头,拜祭终了,回身出了殿门,出来之时,他转头望了一眼那几名僧人,却感觉有些非常,那几名僧人固然面相肃静,神志却有些不满意,诵经之时眸子骨碌骨碌转,非常风趣,又有些可骇。
    出了佛殿,薛怀良向寺外走去,这时候候听到死后有声音,转头一看,乃是一只小狼,那小狼牢牢望着薛怀良,双目含泪,似有话要说,张嘴却收回狼啼声,薛怀良并未在乎,持续前行,然那小狼却一向跟从薛怀良,薛怀良不解,伸手摸了摸小狼的头,那小狼围着薛怀良又蹦又跳。
    这时候候寺中的一僧人见此,走上前来,将那小狼携起,道了声佛号说道:“此狼年幼,不端方,扰了檀越,檀越莫怪。”
    薛怀良忙道不妨,那僧人将小狼带走,小狼在僧人怀中挣扎哀叫,叫的很惨痛,仿佛对僧人非常惧怕,事出变态,又想起寺中诸多非常的地方,薛怀良知中模糊有些不好的预见,这寺中莫不是藏着甚么不可告人的奥秘,念及此处,心中有些惧怕,急忙走出寺门。
    当天夜里,薛怀良做了个恶梦,梦到儿子身上创痕累累,哭着不停说“爹爹救我,爹爹救我”,薛怀良从梦中惊醒,忖量儿子,不禁泪如泉涌。
    第二日,天还未亮,门外突然传来了拍门声,薛怀良开门一看,外面站着一道人,白发童颜,品格清高,手中拿着一件冬衣,“贫道知恶人有难,今特来还恩。”
    “还恩?你是?”薛怀良望着道人,心生迷惑,不记得见过这道人。
    “恶人可还记得这冬衣?”
    薛怀良看了看道人手中的冬衣,确是本身的,忽模糊约约记起三年前,本身带着儿子去临县赶庙会,途中见一道人醉卧树下而眠,时价隆冬,看那道人穿着薄弱,怕他被冻死,便脱下本身的冬衣,披到道人身上,帮他御寒,一晃三年已过,薛怀良早已将此事忘在心底,看到那冬衣,刚刚记起。
    “戋戋大事,何足挂齿。”薛怀良说道:“只是道长安知冬衣是我所赠?又安知我有难?”
    道人并未作答,而是轻轻一笑说道:“我平生最不喜欠人恩典,恶人既于我有恩,我自当报酬,恶人射中有丧子之劫,我特来互助。”
    薛怀良听罢,晓得道人非平常之人,扣首说道:“道长若能助我寻到儿子,大恩盛德,愿做牛做马相报。”
    道人笑道:“恶人言重了。”尔后将其扶起,向他要一根儿子的毛发,薛怀良不解,却仍从儿子床铺上寻到一根发丝,交给道人,道人取来一张黄纸,将薛怀良儿子的生辰八字写于纸上,又将发丝包在纸中,折成一只纸鹤,向那纸鹤吹了一口吻,纸鹤竟翩翩飞起,向着屋外飞去。“跟从这纸鹤,便可寻到恶人儿子地点之地。”道人说道。
    薛怀良见此,赞叹不已,与道人一路跟从在纸鹤前面,纸鹤离开雷山,向着雷山深处飞去,半个时候后,在纸鹤的率领下,两人离开雷山寺,道人望着寺庙,面色凝重,“此寺中妖气满盈,怕是外面有妖邪作怪。”
    薛怀良听后,难以相信,“空门净地,怎会有妖邪?”
    道人见薛怀良不信,朝他双眼一抹,薛怀良展开眼,马上怔住了,只见寺中黑气升腾,妖风阵阵,那里是甚么肃静净土,而是阴深可骇之地。
    “妖气冲天,这寺庙已被妖邪占有,恐外面僧众非人,一会随我出来,要谨慎行事。”
    薛怀良点了颔首,心中非常惊骇,跟从在道人死后,进入寺中,那纸鹤七拐八拐,离开一间烧毁的僧舍,停落在屋门前,道人推开屋门,只闻得一阵腥臭味劈面而来,薛怀良往外面一看,只见屋中血迹斑斑,地上有多具孩童尸‘体,尸’体上有被啃食的陈迹,有的已被啃噬成一具白骨,甚是骇人。
    薛怀良被吓得六神无主,吐逆不止,道人走进屋中,指着角落里躺着的一只被打得体无完肤,不知生死的小狼说道:“这便是恶人的儿子了。”
    薛怀良惊讶,不晓得人何出此言。
    道人自腰间掏出一把扇子,那扇子扇面上密密层层画着很多符咒,中心写着斗大“命令”两字,不似平常的扇子,道人手持扇子,朝着那小狼扇了一扇,瞬息间,那小狼竟化做一孩童,恰是薛怀良的儿子。
    “妖邪可爱,竟将孩童变做凶兽,做下此等丧尽天良之事,真是罪不可赦。”道人怒道。
    薛怀良见到本身的儿子,急忙上前检查儿子状态,儿子身上尽是创痕,一动不动,将手放到儿子鼻前摸索,气味微小,已经是濒死。薛怀良抱着儿子声泪俱下,悲伤不能自已。
    “恶人莫哭,快随我出寺,此子我自有方法相救。”
    薛怀良见地过道人的本事,对道人的话非常信赖,便抱起儿子,跟从道人向着寺外走去,此时天还尚早,因此途中并未碰到寺中僧人,却看到不少豺狼豺狼等凶兽,道人用扇子朝着凶兽扇了一扇,那些凶兽皆变为孩童,此时薛怀良方知寺中凶兽皆为人所化。悉数救出。
    离开寺外,寺旁有棵山枣树,道人要薛怀良采摘来一颗枣,道人手持那枣,念念有词,尔后递给薛怀良,要他喂与儿子服下,薛怀良知中不解,“一颗枣便能让儿子起死复生不成?”
    见薛怀良半信半疑,道人笑道:“我这咒枣术可令白骨生肉,死人还魂,定能救活你儿子。”
    薛怀良听后,刚刚放下心来,依道人叮咛将枣喂给儿子,半晌以后,儿子竟真的悠悠醒来,身上创痕消逝不见,薛怀良见此大喜,忙向道人叩首叩谢。
    儿子醒来后,抱住薛怀良哭个不停,哄了很久刚刚停上去,尔后报告了本身的遭受,因为年数尚幼,加上遭到惊吓,语言不清,废了好大工夫才听大白,本来他是被寺中僧人掳来,不知使了甚么妖术,将其变为小狼,养在寺中,命其逢人便额首伏地,以此彰显寺中佛法灵妙,稍有不从,便会以鞭子抽打惩戒。
    那些被救出来的孩童亦是人多口杂纷纭抱怨,报告在寺中遭受,寺中僧人暴虐,动辄对孩童毒打,若敢逃脱,更是往死里打,打死以后,便丢到那烧毁僧舍。
    “并且……并且那些僧人吃人,我亲眼看到他们在那黑房子里吃死去的人。”一孩童眼中布满惊骇说道。
    “这群妖邪竟如斯狠毒,让人仇恨,只是它们为甚么要占有这寺庙,想方设法勾引香客前来拜祭?”薛怀良不解,对道人问道。
    “不过是妄想香火罢了,妖魔之类,亦可经由过程吸食香火增添道行,然竟为此做下这般丧尽天良之事,罪不可赦,定不能饶,我本日便要替天行道,降妖除魔。”
    道人走到寺前,脚踏罡步,口中诵咒,舞动玄扇,扇面之上模糊有雷电闪现,尔后一道雷光直冲云霄,瞬息间,天气阴暗上去,空中如火如荼,黑云固结,覆盖着整座雷山寺,云中雷声霹雷,电闪雷鸣。
    寺中僧人听得雷声阵阵,出门一看,见到空中异像,个个被吓得落花流水,马上寺中大乱,尖啼声,熙攘声,不绝于耳。
    道人见此,挥扇大喝一声“疾”,云中道道雷电径直向着寺中轰去,雷声音彻云霄,天威之下,万物悚然,寺中僧人见此,肝胆俱裂,狼狈潜逃,有的被吓破了胆,闪现出原型,乃是一只只巨大老鼠,被雷威所摄,倒地抽搐不已,有的则被雷击中,马上灰飞烟灭,雷电密密层层不时在寺中轰击,屋倒寺塌,半晌间,整座寺庙化为一片废墟,鼠妖皆丧命于雷霆之下,无平生还。
    薛怀良被道人这神仙手腕震慑,呆头呆脑,好久刚刚反映过去,顿首言道:“道长神通高强,如同神仙下凡,竟能呼吁雷霆,瞬息间荡平妖邪,真是使人大开眼界。”
    道人额首答道:“恶人谬赞了,既然妖邪已除,贫道也该走了,这些孩童,还望恶人将他们妥帖安顿,寻到亲人。”
    薛怀良点了颔首,怅然承诺,尔后扣问道人名号,道人并未作答,只是拜别之时诵诗一首:“道法于身不轻易,考虑戒行彻心寒。千年铁树着花易,一入酆都出生避世难。”

    

分享到: